BREAKING NEWS

香蕉直播app邀请二维码分享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尔雅敲了敲房门,“曦儿,在里面吗?怎么不开门?”

   她关切的问。

   笃定了对方是绝对不可能将门打开的,正准备叫酒店的工作人员拿出备用房卡,门却突然开了。

   楚伊瑶只是打开了门缝,身子将里面遮住了。

   “陆市长,陆夫人,们确定自己的儿子在我的房间?”

   她的眼神清冷凌厉。

   陆夫人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,咬牙道,“没错,要是不信,可以直接进监控室查看!阳阳八点的时候上了这层楼!之后就不见了影子!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?”

   楚伊瑶笑了笑,“这一层楼都有我的人把守着,她是怎么上来的?”

   “这我哪知道?说不定是被们的人叫上来的?这都快十二点了,阳阳还是没有踪影,让我进去找!”

   陆夫人口气暴躁,毫不退让,就是认定了陆阳在里面。

   她越是坚决,周围的人就越发的相信。

   白领气质陈韦蓉迎面而来

   毕竟谁都知道这陆夫人爱子心切,虽说陆阳体型胖了点,可好歹也是她的儿子。

   陆夫人是市长的妻子,总不至于拿这件事情开玩笑!

   更何况对方还是M国的公主!

   如果不是真的,她何必这么冲撞?岂不是自打脸么?

   要是她说的属实,这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能干出什么,还用说吗?

   周遭议论纷纷,看着热闹。

   小公主这刚到安城就遇上了事,所有人都想知道她怎么处理?

   “我要是偏不让进去呢?”

   楚伊瑶不退让。

   陆夫人直接扶着墙,嚎啕大哭,不顾半点形象,“阳阳啊,我可怜的孩子……”

   这哭声,楚伊瑶听了都替她尴尬。

   也不知道这陆夫人什么都不缺,到底是收了尔雅多少好处,竟然为她办事,傻乎乎的被利用,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还不知道!

   陆市长也厌烦了她的哭声,喝止了,随后面色不善的看着楚伊瑶,“小公主也是在安城长大的,现在阳阳很可能闯进去了,我们就是想看看,没什么别的意思?还希望小公主理解一下?”

   “这话的意思,是说我不讲理?”

   “我……”

   陆市长噎住了,脸色气的铁青。

   “曦儿,这么晚了,都该休息了,就是开个门又有什么?不做亏心事难道还怕鬼敲门么?”

   尔雅继续劝道。

   “我要是开门,不就证明我心虚了?凭什么?我开了门,们如果没有在里面找到人呢?平白无故打扰了我休息,我的委屈谁来弥补?”

   “要是没有人我来负责啊,毕竟我也是皇室的人,事情闹大了总要解决,我不想伤了两方的情面,就委屈让了步了……”

   尔雅佯装出了一副识大体的模样,语气间实则就是在怪楚伊瑶态度蛮横。

   “好,这可是说的!”

   楚伊瑶就等着她这句话,一手打开了门。

   陆夫人立即窜了进去,其他人也跟着,左翻右翻,哪里有陆阳的影子。

   “一定就在最后一间房!”

   陆夫人很笃定,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。

   可当她打开最后一间房门时,迎面被一根棍子敲了一下。

   “哎哟!”

   陆夫人吃痛的大喊,额头已经迅速的肿了一个包,迷糊间,一道黑影跑了过去。

   “阳阳——”

   她大喊,随后站起身。

   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,隐约还有憋笑的声音。

   陆夫人的视线清晰了,哪里有她的儿子陆阳,楚伊瑶旁边站着的,分明是一个才几岁大的小男孩。

   “妈妈……”

   墨瑾凡揉了揉迷糊的睡衣,奶声奶气的唤了一声。

   小家伙穿着小猫咪睡衣,不高兴的嘟着嘴的样子,可爱极了。

   楚伊瑶将他抱在了怀里,轻声安抚,“没事了,别怕……”

   实则低头在他耳边说了一声,“宝贝儿,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……”

   墨瑾凡点了点头,忽的就大哭出声,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掉。

   “妈妈,他们打扰宝宝睡觉,他们都是坏人!”

   “他们欺负妈妈,我要去告诉祖姥姥……”

   小家伙趴在楚伊瑶肩上,抽泣的身子抖着,葡萄般的大眼挂着几滴泪,警惕的看着在场的人。

   满脸泪痕的样子,谁看了在会心疼,更何况还是这么好看的一个小包子!

   周围静了声,楚伊瑶的演技也丝毫不落下风,“我都说了,陆夫人的儿子不在我这儿!”

   “陆夫人口口声声说看见监控了,可也没有亲眼看见陆阳进来了,更何况这里有两间房,陆夫人没有确切证据就在跑上门来找人,敲打谩骂,咄咄逼人,甚至误导人陆阳是我带进来的,试问,我又不认识陆阳,我叫他来干什么?陆夫人不是真的这么自的以为,自己的儿子能让我堂堂的一国公主将她灌醉,不顾名声的做些下三滥的事情吧?这世上男人这么多,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,选一个陆阳这样的男人?”

   安城谁不知道,陆阳有整整一百八十斤,体型庞大,还是秃头,要找他也是千方百计想要攀附权贵的,这楚伊瑶现在也是艾妮公主,她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做。

   反而陆夫人一口咬定是楚伊瑶带走人的,直接上门闹事的行为有些反常。

   “陆夫人把自己的儿子放心尖上宠着,怎么也不考虑考虑小瑾凡也是我的心头宝?小家伙才五岁,补课到这么晚才回来,我们母女两也难得见一次,就这么被陆夫人给搅和了?带着这么一大帮子人骂骂咧咧的闯进来,看把我儿子吓成什么样了?要是给他留下了终身阴影怎么办?陆夫人怎么负责?”

   听到这话,墨瑾凡也十分配合,紧紧的缩在了楚伊瑶的怀里,嗓音颤抖,“妈妈,我好怕……我不要见到这些坏人……”

   “乖,不哭了……”

   楚伊瑶擦了他的眼泪,也心疼。

   小家伙真的是水做的,这眼泪,都不用憋的,说来就来,可别哭坏了身子。

   看到墨瑾凡这么害怕,在场的人也都沉默了,毕竟大人的事情,吓到了一个孩子,这可说不过去,更何况对方还是小公主的儿子。

   “怎么?还不走?还想看戏呢?”

   楚伊瑶扫了一眼。

   他们也觉得理亏,纷纷离开了。

   陆夫人一脸的茫然,疑惑的看向尔雅,想问什么又觉得这地方不合适,只能暂时压在了肚子里。

   陆市长也是听说了自己的儿子不见了,才跟着她出来了,没想到闹的这么大,这下脸都丢尽了!

   “小公主,真不好意思,是我妻子鲁莽了……”

   他拉着陆夫人,急匆匆的走了出去,赶着回去尽量压下今晚上的消息。

   “曦儿,既然是一场误会,那我也走了,真是不好意思……”

   尔雅尴尴的笑,也出去了。

   刚到走廊,忽然哗啦一声,一桶冰水浇的她透心凉!

Related Post